yabo2008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lipseypercussion.com/,萨勒尼塔纳队

生物物理学家Dirk Brockmann为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(Robert Koch Institute)模拟了冠状病毒的传播。近日他接受了德国世界报的专访,他认为亚洲人的抗疫战略堪称典范。欧洲在阻止社会交往方面做得还很不够。德国目前的局势令人担忧。

德媒:Brockmann先生,从亚洲返回德国的人表示他们在出发前要做详细的新冠筛检,而当他们到达慕尼黑机场时,没有任何措施。除了消毒队,亚洲国家的街道空无一人。但是,欧洲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,他们感觉自己处在了一个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危险区域。你也这样看吗?

Dirk Brockmann:这些人的描述是正确的。现在,我们德国的疫情已经指数级增长,与意大利和西班牙处于同一上升曲线上。在全球范围内,我们欧洲是最危险的,因为我们会将新冠病毒出口到其他国家,而不是相反。

德媒:德国是否也必须像意大利,西班牙,法国或奥地利那样完全关闭公共生活?

Dirk Brockmann:数字说明了一切。现在就是彻底放弃社会交往的时候了。如果将其减少70%,病毒就没有机会传播。事实上,德国的措施已经晚了。即使立即关闭,也要等十天才能看到效果。

德媒:欧盟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说服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关闭欧盟边界。你认为或有效果吗?

Dirk Brockmann:我并不这样认为。对病毒来说没有边界。重要的是我们要将每个人分开,让病毒无法传播。在欧洲,封闭边界可能会有点遏制。但前提是一个国家的疫情明显重于另一个国家。但是我现在几乎看不到这种情况。其他措施明显会更有效。例如,如果我们可以让人们呆在家里。基本上,旅行自由的限制远不如个人接触的限制有效。

德媒:互联网上有很多关于大流行将如何发展的猜测。他们也试图通过模型计算来预测。那么你是怎么做的?

Dirk Brockmann:我们分析全球空中交通流量,并对病毒如何通过旅行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进行建模。

Dirk Brockmann:对于病毒传播来说,各级政府做出不同的决定总是对他们有利的。而德国以及欧盟正好就是联邦制。当然,现在,联邦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制定统一的规则,这是一件好事。但是我还是对目前病毒传播的速度感到惊讶。

Dirk Brockmann:主要是亚洲国家。例如,韩国进行了大量测试,被感染的人被隔离了,人们很早就呆在家里。因此,新冠病毒没有传播的机会。日本也很快控制了这一流行病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日本确诊病例一直处于第二位,然后就不再增加了。现在,日本登记在册的只有600名感染者,而德国已经超过了十几倍。

Dirk Brockmann::无论哪个国家采取严格的绝缘措施,一两个星期后都可以取得明显的成功。日本,韩国和中国就是这种情况。

Dirk Brockmann:我认为意大利,法国,西班牙的发展非常危险,但德国也令人担忧。数字已经很高,很多没有发现的病毒携带者会更多。目前我们确诊病例已经远远超过1万。但是,没有症状或仅有很轻症状但已经被感染的人数大约要高出十倍。非洲的局势可能也会令人震惊。到目前为止,那里几乎没有进行过任何测试,而且卫生系统非常差。

Dirk Brockmann:美国的局势也令人担忧。作为这么大的国家,测试却那么少。可以预见,卫生系统将迅速达到其极限。